引文

浪漫的年頭

命運就是你我的圈套 看見你方向全無

我也覺漸漸迷途 夏日實在太美好 不知道

到處也有冷冷的警告

浪漫若是風箏的起舞 斷了線的你仍然

也勝過活在籠牢 但事實代價太高 風吹倒

化作片片空中飛舞

-湯正川《浪漫的年頭》

廣告

面書

什麼時候開始玩面書?我想大約是在2008年,那時我還是在報館內擔任一個小記者,上司是一個年約四十的老報人,説話滿有一種文人的風骨,心思細密,滿舊一種報人的思維。
有幾次,她進入了我的舊部落格,有意無意地,在工作間回應了我的創作。對於這位不請自來的「讀者」,我倒是無奈,放在部落格的文章是對外的開的,我不能説她是「偷看」,
只能稱她搜集能力強,然而我的內人仍蠻有不滿的,有感自已的私隱受損,決定停寫部落格。當年,面書剛興起,在面書內發表文章不用怕給陌生人偷看,也能有效和友人分享,
於是我就轉投在面書內書寫文章。

直至今年面書傳來一堆「look back 」影片,我方才察覺時間飛逝,轉眼已是2014年了,而面書的環境也有不少變遷。在發表之初,朋友對文章都有不錯的回應,面書是一個很好的分享平台,然而,隨著商界大舉進軍這個平台,運用新媒體作宣傳,面書泛濫著各種軟性廣告、靚模或藝人的行踪,還有產品的推廣,令人不勝其煩,而我和讀者的距離也漸行漸遠,而寫作的意慾也冷卻起來。

最近有一位在新媒體工作的朋友分享,現在你若要在面書之中得到朋友的迴響只有兩個方法,一是你是一名性感儷人,把自已的性感相片上傳出去,另一個方法則是光顧所謂的社交網絡專家,用金錢購買曝光率,提升回應機會。雖然這朋友的分享或許有點失實,但面書的廣告泛濫卻是不用爭議的事實,情況卻令人熱情大減。此外,雖説面書也是一個有效自我宣傳的渠道,它同時也是一個相互絃耀生活的平台,由於你偶爾會把吃過的美食、到過的旅遊風景相片上傳「呃like」,在比較的情況之下,看得太多面書反卻引發自尊心危機, 結果反而變得越來遠。我的朋友圈子比較大,在版面競爭下,有時無法得知一些朋友的訊息,錯過了他們的更新。最近,偶爾查看面書的朋友圈,不難發現一些朋友已在面書上消息匿跡,不在更新自已的近況,有時總令人感到可惜。

或者正如一些學者指面書大約會在5-6年內逐步被淘汰,我對此推論並沒有異議。現今都市人,實在太容易對一件事感到狂熱,然後又很快泠卻。在渴望在朋友圈中得以肯定的同時,又受不住在比較之下挫折感,面書如果真的被淘汰,我相信一定不是科技的問題,而是基於對人性的錯誤理解所致。

對我而言,從寫部落格繼漸寫入面書,再由面書走回部落格,是一種回歸,我情願在這個沒有公開給其他朋友的部落格,暢懷己見,寫下幾句真心的説話,也不想為絃耀而在面書中作假。在這個墓園,我只對自己忠誠。

星航者

一)

你説
到那裡也可以
只要心 甘 情 願
手指在空氣比劃著
時間的圖騰
浪游 在宇宙的大化中
流轉 在時間的長河裡

左手
由大熊座的氫粒子組合
在幾千億年前的大爆炸中
普朗克時刻
已決定了虛夸克和光子的結合

右手
煙沒在赫拉克勒斯的傳説中
在幾千個無名的勇者
屬於神話年代
透思生死,每顆星折射冰凝的永恆

二)
你我都是尋光的孤客
在夜晚穿過星雲

有些人 像恆星
閃爍耀目 孤立一角 靜默無言

有些人 像行星
輾輾轉轉 圍著恆星 回到原位

有些人 像萬年一遇的世紀彗星
偶爾穿過你的命運
然後消逝
留下點滴的冰冷和悔意

都只是灰燼
你説

當 穿過一個又一個星雲
你我哀悼永恆的雋永
像是蠟像燒成灰燼
蠟像的主人也將與之俱滅
餘下煙和麈


深深吐出一口輕煙
弄熄最後一支卡碧兒

像是
哀悼某個情節
輕煙一圈一圈的
隱滅
在黒色荒原之中

像星麈

Whatsapp

我討厭用Whatsapp 交談,特別是錄音留言的功能。雖然它十分方便,又可在辦公時間內遠端和朋友交談,但既然你一言我一語,為何不直接用電話溝通呢?有時和朋友深夜用whatapps 交談,感覺像是十多年前的icq,兩個人躲在電話之後,字裡行間密密私語,像是躲在防彈沙包之下在交談,感覺有點兒怪。

然而父母、朋友、舊同學都上線了,你能把Whatsapp刪走嗎?退一百步説,今時今日,你還可以不用智能手機嗎?

DOD

DOD 英文即是(Do on demand),這一詞來自麥當奴的製作方式,由過去八十年代的大量生產,到現在由點餐開始製作,是一種減少浪費的生產方式。

這種生產方式可以用作快餐企業,同時也可以用來做人處事上,過去和聆聽朋友的苦劫時,總會提供很多不同的意見和建議,有時甚至超過了朋友的想像,為他們做了些「會幫得上忙」的事。今年終於有所覺悟,明白到朋友的是聆聽和憐憫,是用心去聆聽他們的苦惱,不要自作聰明,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除了朋友真的開口求助。學會深度聆聽,已經能為朋友們減卻不少痛苦。

Do on demand也可以用在工作上,我不會再為客戶提供過多的提案或選擇,反而會用盡一切方法了解他們的需要,才特別設計一些提案。

Do on demand聽來像是很殘酷,可省卻不少心力時間。

食素

今年食素的日子比過往十年的總和還要多,並不是因為宗教原因,也不為環保等問題,只因身旁的家人朋友都開始轉食素,為了尊重,見面都改在素食館。朋友們大都步入中年,開始注意健康飲食,過去大魚大肉、杯酒狼藉的日子都應該收斂,一些要好的朋友都開始持素, 而我也在不知覺的情況下「無啦啦」多吃了素。

先聲明 ; 我不是一個素食者,但我也不喜歡殘殺小動物的煮食方法。我不喜歡當把素食主義掛在口邊的人,站在道德高地去批評其他人,我只覺得, 如能少吃一片肉的話就少吃一片,也不吃以殘殺方式進行的飲食,比如大閘蟹,當你了解它的烹調方法,你也同時能體現中國人的殘酷,是以,今年沒有再吃了,但如朋友喜歡吃,我也不會阻止。

當然你會説我偽善,大型屠宰場不也是一樣殘暴嗎?植物就不會覺得痛苦?如此這樣的口水混戰,沒有意義的爭辯,我不想加入。我只忠於我的感受,當慈悲心發芽時,何不好好灌溉?就算只是少吃一點,也能為這世界減少一點戾氣。

但願有一天,我走在酒樓看見海報上的龍蝦,不會馬上聨想到「芝士焗」或是「薑䓤炒」,而是想到它原來有40年壽命,是在生物圈用來保持生態平衡的重生物,它和我一樣,每日在「吃和被吃」的悲慘世界中受苦,也同樣會面對死亡的苦痛,於是我離開酒樓,進入了素食店。

泡沫

珍珠奶茶上的空氣泡是泡沫,Bitcoin、路姆西、iphone5 炒賣經濟也是種泡沫。 對於一個人來説,對外在客觀因素或個人能力作出錯誤理解,因而作出無法理解荒謬行為,也是一種泡沫。

思考泡沫即為虛妄,源自內心的妄念和綺語,一個人無可避免地生活在大大小小的心理泡沫中,站在了一個錯的定位,作出各種荒謬的行徑。

活在泡沫之中,或因對實況的癡誤,或因惑於對自我印象的依戀,不願察覺也可以是不能察覺,直至泡沫爆破,被迫離開safe zone,讓你知道現實的另一面。這年,突如其來幾道波折, 刺破幾度自我感覺良好的泡沬, 重新評估和認識自己, 了解自己的長處或短處,困難或機遇。托賴,在這幾道難題中,總算過關,而所經歷的苦劫皆轉化成為一種處世的智慧。

不再滋養妄念,慎言慎念,避開無謂的吹噓、恭維,認真細想每句説話,不要言過於義。特別當情緒亢奮時,先停一停,想一想這説話背後的客觀現實,或是找一下反証,以驗証自己的想法。如果必須要説妄言綺語,我寧願選擇沉默,這也是我變得比較寡言的原因。

Happy birthday to me

生日,選擇避靜。原因是覺得不會再有更開心的生日,在我25歳生日那年,有個女孩陪我度過,那應該是我人生中比較難忘的生日。今年發生的事也多,也想起那女生,她應該嫁了一個好男人,有個美滿家庭,或者她仍惱我,或者已經忘了我,但我很感激她給我一段美好的回憶,這回憶實在是甜美,雖然結局不是預計之內,但我仍懷念她,祝福她。十年過去,我也猜大概不會再遇見她,但回憶仍在我心。當一切已成追憶,此刻,我比誰都更老。生日其實有什麼好慶祝,有過美好回憶其實就已心滿意足。

四月宣言

我在這個世界的時間很短,
短得不能留下仇恨、恐懼、陰謀和悔恨。
情願傻一次,
但絶不能放棄改變世界,讓它變得更美好的希望。

我不想跟老闆、同事玩弄謀術。
不想被機器、官僚、無聊的政治運動所勞役
我不想變成一個傻瓜、機械人或代言人。
我不想成為一個不完整的人。
我不想因順從過去的自己,而放棄成為完全的自己。

我想做自已的事,
想活得簡單。

我不要成為一個people people,
只想跟人有善地互動、簡單真誠
也不要做帶面具做人。

人,   很重要;
自然,很重要;
真誠,很重要;
美   ,很重要;
完整,很重要;

我希望能夠「在乎」人的本義。
工作能夠為我提供生活意義、影響力和自由。
生活意義包括;生活所需、崗位意識、帶來的改變、志向實踐及天賦展現。
這就是我的理想工作。

三種心事

年青是

喝得再多也不會厭的可樂;
幾乎成了傳説的九時半早餐;
青葵和甜豉油的混合味道。

現在是

夜䦨人靜的即食麵;
倍添落寞的一人火煱;
只有聲音的豪華晚宴。

未來是
一束束滑落在爐火中
像是把把負心情人的古老情書焚燒似的
然後經過蒸氣騰騰、時光逝去,
忘卻當天肌肉綳緊感覺,變得順滑的意大利粉;
只有昔日甜味的醬酒;
屬於生命的白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