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散記】之三

獅子和狐狸是很好的朋友,
最愛是深居簡出,不問世事,
每天你追我的尾巴,我追你的尾巴,
因為森林中傳說、幸福就在尾巴上。

有天,獅子要和狐狸說絕交,
狐狸訝異的望著獅子,
不幾下就哭起來,問獅子為甚麼。
獅子頭也不回,邊走邊說,
「因為我一直只喜歡你……條尾!」
還說今天不喜歡狐狸的尾巴了,要找更美的尾巴,
因為傳說的幸福,只會在最美的尾巴上。

狐狸哭了幾天,好幾天了,
朋友貓兒見狐狸不快樂,就送上一首詩:

###############
樹枝想去撕裂天空
但卻只戳了幾個微小的窟窿,
它透出了天外的亮光,
人們把它叫作月亮和星星。
( 顧城‧一九六八 )
################

那些日子,狐狸也不知怎過,
有時悶得很,就追著自己的大尾巴,
回想昔日和獅子一起快樂的日子,
縱使日子和記憶也開始遠去。

後來,聽說獅子做了大王,
掌管整個森林,並統一了矮樹林、池塘和幾個平原。
而狐狸,還是每天在悶時追著自己的尾巴。

薯片

時間的速度在不同人身上是不一致的。

即使他和她也曾留意著
從眼角下偷偷長出的魚尾紋,
或是幾條淡淡白髮
但是卻並不是在同一個時間速度中生活

時間永不會向後退的
只有當遇見不同時間速度的人
你才能想像到向後退的時空。

像是他
多少年來都停留在一個時空中
直到一天在街上的交通燈前
遇見舊日的她,
匆忙地把手中的薯片鋁袋塞進公事包內
雙目瞪著,站在路口對岸的她

她站在路口對岸
握著小孩的手正在等待
那個小孩究竟幾歲?
男人沒有頭緒
只見小女孩從薯片鋁袋中拿出幾片薯片
嘰嘰喳喳,吃得津津有味。

交通燈轉綠
他和她相遇了,打量了一下
禮貌地寒暄幾句

***
HI 咁啱呀,今日咁早放既?
係呀,今日早左放,你湊小朋友放學呀?
係呀…佢啱啱今日開學
佢幾多歲?
8歲了…
咁大個勒..係咪鐘意食薯片?
****

兩人寒暄後各自散去
他的臉色突然變得慘白
心有餘悸
勉強走到路的另一邊。
喘定後才明白時間的把戲

在他的時空中,他永遠也是個八歲的男人
在她的時空中,她是個會老去的三十八歲婦人

而在她眼中,他永遠是二十歲遇見的那個學長。

即是時間長河不斷流逝,
有些人的時空總是沒有變動。

像是他
習慣會拿著薯片邊走邊吃的
男人。

12143255_10153573993614002_50597403859838270_n

你說那愛情就是發生在
一瞬間
就如
你突然看到紅海被分開
而你有勇氣向前走著
那是獨一的瞬間

當時機錯過
走過紅海的路被海水淹沒
紅海似舊是紅海
即是你嘗試幾千幾百次
兩顆心還是無法連在一起。

 

如泣

12832312_10153906684209002_6199002651640218538_n

如泣
淡雨和細風對視
你仍不知道
在靜謐中獨語中的我

Now fades the glimmering on the sight,
And all air a solemn stillness holds,
The drowsy light lull the distant folds
Beetle wheels his droning flight.

森林散記

 

小獅子問他的媽媽:「幸福在甚麼地方?」
獅子媽媽說:「幸福就在你的尾巴上。」
於是,小獅子不停地追著自己的尾巴。
不過,它追了一整天也追不到……
它把這情形告訴媽媽。
獅子媽媽笑說:

「其實你不用刻意找尋幸福,只要你一直努力地向前走,幸福便會自然的跟著你!」

浪漫的年頭

命運就是你我的圈套 看見你方向全無

我也覺漸漸迷途 夏日實在太美好 不知道

到處也有冷冷的警告

浪漫若是風箏的起舞 斷了線的你仍然

也勝過活在籠牢 但事實代價太高 風吹倒

化作片片空中飛舞

-湯正川《浪漫的年頭》

面書

什麼時候開始玩面書?我想大約是在2008年,那時我還是在報館內擔任一個小記者,上司是一個年約四十的老報人,説話滿有一種文人的風骨,心思細密,滿舊一種報人的思維。
有幾次,她進入了我的舊部落格,有意無意地,在工作間回應了我的創作。對於這位不請自來的「讀者」,我倒是無奈,放在部落格的文章是對外的開的,我不能説她是「偷看」,
只能稱她搜集能力強,然而我的內人仍蠻有不滿的,有感自已的私隱受損,決定停寫部落格。當年,面書剛興起,在面書內發表文章不用怕給陌生人偷看,也能有效和友人分享,
於是我就轉投在面書內書寫文章。

直至今年面書傳來一堆「look back 」影片,我方才察覺時間飛逝,轉眼已是2014年了,而面書的環境也有不少變遷。在發表之初,朋友對文章都有不錯的回應,面書是一個很好的分享平台,然而,隨著商界大舉進軍這個平台,運用新媒體作宣傳,面書泛濫著各種軟性廣告、靚模或藝人的行踪,還有產品的推廣,令人不勝其煩,而我和讀者的距離也漸行漸遠,而寫作的意慾也冷卻起來。

最近有一位在新媒體工作的朋友分享,現在你若要在面書之中得到朋友的迴響只有兩個方法,一是你是一名性感儷人,把自已的性感相片上傳出去,另一個方法則是光顧所謂的社交網絡專家,用金錢購買曝光率,提升回應機會。雖然這朋友的分享或許有點失實,但面書的廣告泛濫卻是不用爭議的事實,情況卻令人熱情大減。此外,雖説面書也是一個有效自我宣傳的渠道,它同時也是一個相互絃耀生活的平台,由於你偶爾會把吃過的美食、到過的旅遊風景相片上傳「呃like」,在比較的情況之下,看得太多面書反卻引發自尊心危機, 結果反而變得越來遠。我的朋友圈子比較大,在版面競爭下,有時無法得知一些朋友的訊息,錯過了他們的更新。最近,偶爾查看面書的朋友圈,不難發現一些朋友已在面書上消息匿跡,不在更新自已的近況,有時總令人感到可惜。

或者正如一些學者指面書大約會在5-6年內逐步被淘汰,我對此推論並沒有異議。現今都市人,實在太容易對一件事感到狂熱,然後又很快泠卻。在渴望在朋友圈中得以肯定的同時,又受不住在比較之下挫折感,面書如果真的被淘汰,我相信一定不是科技的問題,而是基於對人性的錯誤理解所致。

對我而言,從寫部落格繼漸寫入面書,再由面書走回部落格,是一種回歸,我情願在這個沒有公開給其他朋友的部落格,暢懷己見,寫下幾句真心的説話,也不想為絃耀而在面書中作假。在這個墓園,我只對自己忠誠。

星航者

一)

你説
到那裡也可以
只要心 甘 情 願
手指在空氣比劃著
時間的圖騰
浪游 在宇宙的大化中
流轉 在時間的長河裡

左手
由大熊座的氫粒子組合
在幾千億年前的大爆炸中
普朗克時刻
已決定了虛夸克和光子的結合

右手
煙沒在赫拉克勒斯的傳説中
在幾千個無名的勇者
屬於神話年代
透思生死,每顆星折射冰凝的永恆

二)
你我都是尋光的孤客
在夜晚穿過星雲

有些人 像恆星
閃爍耀目 孤立一角 靜默無言

有些人 像行星
輾輾轉轉 圍著恆星 回到原位

有些人 像萬年一遇的世紀彗星
偶爾穿過你的命運
然後消逝
留下點滴的冰冷和悔意

都只是灰燼
你説

當 穿過一個又一個星雲
你我哀悼永恆的雋永
像是蠟像燒成灰燼
蠟像的主人也將與之俱滅
餘下煙和麈


深深吐出一口輕煙
弄熄最後一支卡碧兒

像是
哀悼某個情節
輕煙一圈一圈的
隱滅
在黒色荒原之中

像星麈

Whatsapp

我討厭用Whatsapp 交談,特別是錄音留言的功能。雖然它十分方便,又可在辦公時間內遠端和朋友交談,但既然你一言我一語,為何不直接用電話溝通呢?有時和朋友深夜用whatapps 交談,感覺像是十多年前的icq,兩個人躲在電話之後,字裡行間密密私語,像是躲在防彈沙包之下在交談,感覺有點兒怪。

然而父母、朋友、舊同學都上線了,你能把Whatsapp刪走嗎?退一百步説,今時今日,你還可以不用智能手機嗎?

DOD

DOD 英文即是(Do on demand),這一詞來自麥當奴的製作方式,由過去八十年代的大量生產,到現在由點餐開始製作,是一種減少浪費的生產方式。

這種生產方式可以用作快餐企業,同時也可以用來做人處事上,過去和聆聽朋友的苦劫時,總會提供很多不同的意見和建議,有時甚至超過了朋友的想像,為他們做了些「會幫得上忙」的事。今年終於有所覺悟,明白到朋友的是聆聽和憐憫,是用心去聆聽他們的苦惱,不要自作聰明,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除了朋友真的開口求助。學會深度聆聽,已經能為朋友們減卻不少痛苦。

Do on demand也可以用在工作上,我不會再為客戶提供過多的提案或選擇,反而會用盡一切方法了解他們的需要,才特別設計一些提案。

Do on demand聽來像是很殘酷,可省卻不少心力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