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 (國語版) – C AllStar 天梯電影MV

廣告

面書

什麼時候開始玩面書?我想大約是在2008年,那時我還是在報館內擔任一個小記者,上司是一個年約四十的老報人,説話滿有一種文人的風骨,心思細密,滿舊一種報人的思維。
有幾次,她進入了我的舊部落格,有意無意地,在工作間回應了我的創作。對於這位不請自來的「讀者」,我倒是無奈,放在部落格的文章是對外的開的,我不能説她是「偷看」,
只能稱她搜集能力強,然而我的內人仍蠻有不滿的,有感自已的私隱受損,決定停寫部落格。當年,面書剛興起,在面書內發表文章不用怕給陌生人偷看,也能有效和友人分享,
於是我就轉投在面書內書寫文章。

直至今年面書傳來一堆「look back 」影片,我方才察覺時間飛逝,轉眼已是2014年了,而面書的環境也有不少變遷。在發表之初,朋友對文章都有不錯的回應,面書是一個很好的分享平台,然而,隨著商界大舉進軍這個平台,運用新媒體作宣傳,面書泛濫著各種軟性廣告、靚模或藝人的行踪,還有產品的推廣,令人不勝其煩,而我和讀者的距離也漸行漸遠,而寫作的意慾也冷卻起來。

最近有一位在新媒體工作的朋友分享,現在你若要在面書之中得到朋友的迴響只有兩個方法,一是你是一名性感儷人,把自已的性感相片上傳出去,另一個方法則是光顧所謂的社交網絡專家,用金錢購買曝光率,提升回應機會。雖然這朋友的分享或許有點失實,但面書的廣告泛濫卻是不用爭議的事實,情況卻令人熱情大減。此外,雖説面書也是一個有效自我宣傳的渠道,它同時也是一個相互絃耀生活的平台,由於你偶爾會把吃過的美食、到過的旅遊風景相片上傳「呃like」,在比較的情況之下,看得太多面書反卻引發自尊心危機, 結果反而變得越來遠。我的朋友圈子比較大,在版面競爭下,有時無法得知一些朋友的訊息,錯過了他們的更新。最近,偶爾查看面書的朋友圈,不難發現一些朋友已在面書上消息匿跡,不在更新自已的近況,有時總令人感到可惜。

或者正如一些學者指面書大約會在5-6年內逐步被淘汰,我對此推論並沒有異議。現今都市人,實在太容易對一件事感到狂熱,然後又很快泠卻。在渴望在朋友圈中得以肯定的同時,又受不住在比較之下挫折感,面書如果真的被淘汰,我相信一定不是科技的問題,而是基於對人性的錯誤理解所致。

對我而言,從寫部落格繼漸寫入面書,再由面書走回部落格,是一種回歸,我情願在這個沒有公開給其他朋友的部落格,暢懷己見,寫下幾句真心的説話,也不想為絃耀而在面書中作假。在這個墓園,我只對自己忠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