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先生】

他說如果每個人都有一種鑑賞的能力,
那他會自稱為麵包品嚐專家。

自從他的家對面開了一間麵包店,
他就習慣每天下午5時跑進去搶購
限時的平價麵包。

年青的他沒有多零錢,
一日三餐幾乎都是捱麵包過活。
無論是材料比例、烘培的温度、
還有麵包硬度、外型上的特點。
他都能娓娓道來,如數家珍。
憑味覺,他的品嚐技巧
和品酒師一樣專業。

偶然他會感覺到麵包師傅的心情,
星期三的賽馬日後的鼓譟;
星期六前的假日歡愉;
他都能輕易說出,
彷彿他就是那個麵包師傅。

有一年聖誕前夕
麵包店老闆把十幾個麵包送給了他
令他雀躍不已,樂個半天。
放恣飽餐一頓之後,
把餘下的麵包帶回學校
和同學們分享。

同學們不太欣賞麵包,
他們的早餐都是在餐室內完成,
那對他來說是遙不可及的消費,
他連說出口的勇氣也沒有。
就此,
靜靜地把麵包收起來。

##02

幾年後,
麵包店倒閉了,而他也搬離這區。
他沒有再吃麵包做早餐。
每天走到不同的館子吃著不同特色的早餐
熱辣辣的廣式點心、特色日式飯團、
英式的歐陸早餐、豐富的美式快餐。
他都喜歡品嚐。
唯獨就是不吃麵包。

他學會這樣和朋友吹噓說:

「你知道嗎?我剛上完公司的培訓課,
那是每小時幾千美金的課,坐在我對面的
正是XX 大公司的老闆。」

「我買了幾套米爾頓服裝,那是上次公司管理層
都愛穿著的牌子,我也不算豪買
隨便買了一件價值美金2000元的西裝」

「你有去過玩wave board嗎,我昨天就和合伙人
一同去玩,每小時連教練費要美金300元,
但我花得起」

他故意在說話中透露價錢
還有遇見的大人物和品牌
那不是絃富,
而是他覺得如果沒有提及價錢,
旁人就不會留意他的說話,
也根本無法想像,他所遇見的事有多美好。

###03

過了十年,
他已經習慣不看餐牌價錢就點餐。
對於早餐,他已經失去興趣,
有時索性不吃。

他習慣每天五時起來
來到同一間餐館中,
喝一口清茶
然後和年青的經理閒聊

經理說:

「你知道嗎?我上次去過粉嶺的哥爾夫球場吃早餐
那裡的沙律菜多麼新鮮,你知我遇見到誰?.
是XX 集團的總裁」

他笑了點頭附和,
沒有再談下去的意欲。
經理的說話似曾相識,
他好像每天也在聽這種言談。
有時他會笑而不語,
有時他會他卻悶出了來。
就連聆聽,他也感到有點討厭。

他究竟在吃什麼呢?他也失去知覺。
隨便拿著餐桌上的雞尾餐包
嚼了一口,閉目細味
怎麼麵包沒有味道
他只感到是四周的壓力,
虛偽和苦澀。

人們說味覺會隨年紀退化
麵包品嚐專家也漸漸失去靈敏的味蕾。
在不自覺之間,
剩下空洞的身軀
在餐室中感覺有點茫然。

廣告

【辛辣麵】

她嗜辣。
印象中是少數能忍受辣味的女生。
用餐時候,她都習慣用辣椒醬。
不然就覺得食物淡然無味。

他嗜辣,
且無辣不歡。
偏好重辣味的食物
點餐時又從不遷就她的需要。
和他一起食飯時
本來不吃辣的她,
也只好一起慢慢地吃著。

舌頭被一湧而上的辣味灼燒
每吃一口,都有一種疼痛的感覺。
可是她卻沒有反對過,
把吃辣看成為一種愛的妥協
為了遷就他的口味,她改變了自己的喜好。
最後她也變得嗜辣。

聽說兩個人的世界,
像是兩個星球的關係,
其中一方總是會環繞另一方轉動
犠性了自己時間、興趣和想法,
希望得到另一方認同和共鳴
而她就是這種衛星情人。

和他分開後幾年,
她也沒有再找到伴侶,
如果說,
這段關係曾對她造成一點傷害
那她失靈的味蕾就是那
永不磨滅的傷痕。
有時她會和男生約會
也遇見過幾個刻意遷就的男生
和她一同吃辣
看著他吃得滿頭大汗、涕泗縱橫
她對這些男人也有一種無言的欽敬
原來衛星情人本身也屬於她的衛星
嗜辣的她也在培養另一個他嗜辣

有一天深夜
她餓了,便從公司跑到便利店
才發現店內只有一種食物
辛辣麵
能滿足她的飲食需要。
她也忘了儀態,大口大口地吃著
才有一種安住的感覺。
飽餐後,她點著口袋內的嘉碧兒
看著繁忙都市的夜空,
想起從前的他。

有一些特點
你是無法在其他人的身上找到,
就只有那一個人才獨有,
而那一個人,
往往是親手催殘你、放棄你的人。
即使你願意改變自己。
即使你願意做他的衛星。

【森林散記】之三

獅子和狐狸是很好的朋友,
最愛是深居簡出,不問世事,
每天你追我的尾巴,我追你的尾巴,
因為森林中傳說、幸福就在尾巴上。

有天,獅子要和狐狸說絕交,
狐狸訝異的望著獅子,
不幾下就哭起來,問獅子為甚麼。
獅子頭也不回,邊走邊說,
「因為我一直只喜歡你……條尾!」
還說今天不喜歡狐狸的尾巴了,要找更美的尾巴,
因為傳說的幸福,只會在最美的尾巴上。

狐狸哭了幾天,好幾天了,
朋友貓兒見狐狸不快樂,就送上一首詩:

###############
樹枝想去撕裂天空
但卻只戳了幾個微小的窟窿,
它透出了天外的亮光,
人們把它叫作月亮和星星。
( 顧城‧一九六八 )
################

那些日子,狐狸也不知怎過,
有時悶得很,就追著自己的大尾巴,
回想昔日和獅子一起快樂的日子,
縱使日子和記憶也開始遠去。

後來,聽說獅子做了大王,
掌管整個森林,並統一了矮樹林、池塘和幾個平原。
而狐狸,還是每天在悶時追著自己的尾巴。

12143255_10153573993614002_50597403859838270_n

你說那愛情就是發生在
一瞬間
就如
你突然看到紅海被分開
而你有勇氣向前走著
那是獨一的瞬間

當時機錯過
走過紅海的路被海水淹沒
紅海似舊是紅海
即是你嘗試幾千幾百次
兩顆心還是無法連在一起。

 

如泣

12832312_10153906684209002_6199002651640218538_n

如泣
淡雨和細風對視
你仍不知道
在靜謐中獨語中的我

Now fades the glimmering on the sight,
And all air a solemn stillness holds,
The drowsy light lull the distant folds
Beetle wheels his droning flight.

森林散記

 

小獅子問他的媽媽:「幸福在甚麼地方?」
獅子媽媽說:「幸福就在你的尾巴上。」
於是,小獅子不停地追著自己的尾巴。
不過,它追了一整天也追不到……
它把這情形告訴媽媽。
獅子媽媽笑說:

「其實你不用刻意找尋幸福,只要你一直努力地向前走,幸福便會自然的跟著你!」

面書

什麼時候開始玩面書?我想大約是在2008年,那時我還是在報館內擔任一個小記者,上司是一個年約四十的老報人,説話滿有一種文人的風骨,心思細密,滿舊一種報人的思維。
有幾次,她進入了我的舊部落格,有意無意地,在工作間回應了我的創作。對於這位不請自來的「讀者」,我倒是無奈,放在部落格的文章是對外的開的,我不能説她是「偷看」,
只能稱她搜集能力強,然而我的內人仍蠻有不滿的,有感自已的私隱受損,決定停寫部落格。當年,面書剛興起,在面書內發表文章不用怕給陌生人偷看,也能有效和友人分享,
於是我就轉投在面書內書寫文章。

直至今年面書傳來一堆「look back 」影片,我方才察覺時間飛逝,轉眼已是2014年了,而面書的環境也有不少變遷。在發表之初,朋友對文章都有不錯的回應,面書是一個很好的分享平台,然而,隨著商界大舉進軍這個平台,運用新媒體作宣傳,面書泛濫著各種軟性廣告、靚模或藝人的行踪,還有產品的推廣,令人不勝其煩,而我和讀者的距離也漸行漸遠,而寫作的意慾也冷卻起來。

最近有一位在新媒體工作的朋友分享,現在你若要在面書之中得到朋友的迴響只有兩個方法,一是你是一名性感儷人,把自已的性感相片上傳出去,另一個方法則是光顧所謂的社交網絡專家,用金錢購買曝光率,提升回應機會。雖然這朋友的分享或許有點失實,但面書的廣告泛濫卻是不用爭議的事實,情況卻令人熱情大減。此外,雖説面書也是一個有效自我宣傳的渠道,它同時也是一個相互絃耀生活的平台,由於你偶爾會把吃過的美食、到過的旅遊風景相片上傳「呃like」,在比較的情況之下,看得太多面書反卻引發自尊心危機, 結果反而變得越來遠。我的朋友圈子比較大,在版面競爭下,有時無法得知一些朋友的訊息,錯過了他們的更新。最近,偶爾查看面書的朋友圈,不難發現一些朋友已在面書上消息匿跡,不在更新自已的近況,有時總令人感到可惜。

或者正如一些學者指面書大約會在5-6年內逐步被淘汰,我對此推論並沒有異議。現今都市人,實在太容易對一件事感到狂熱,然後又很快泠卻。在渴望在朋友圈中得以肯定的同時,又受不住在比較之下挫折感,面書如果真的被淘汰,我相信一定不是科技的問題,而是基於對人性的錯誤理解所致。

對我而言,從寫部落格繼漸寫入面書,再由面書走回部落格,是一種回歸,我情願在這個沒有公開給其他朋友的部落格,暢懷己見,寫下幾句真心的説話,也不想為絃耀而在面書中作假。在這個墓園,我只對自己忠誠。

Whatsapp

我討厭用Whatsapp 交談,特別是錄音留言的功能。雖然它十分方便,又可在辦公時間內遠端和朋友交談,但既然你一言我一語,為何不直接用電話溝通呢?有時和朋友深夜用whatapps 交談,感覺像是十多年前的icq,兩個人躲在電話之後,字裡行間密密私語,像是躲在防彈沙包之下在交談,感覺有點兒怪。

然而父母、朋友、舊同學都上線了,你能把Whatsapp刪走嗎?退一百步説,今時今日,你還可以不用智能手機嗎?

DOD

DOD 英文即是(Do on demand),這一詞來自麥當奴的製作方式,由過去八十年代的大量生產,到現在由點餐開始製作,是一種減少浪費的生產方式。

這種生產方式可以用作快餐企業,同時也可以用來做人處事上,過去和聆聽朋友的苦劫時,總會提供很多不同的意見和建議,有時甚至超過了朋友的想像,為他們做了些「會幫得上忙」的事。今年終於有所覺悟,明白到朋友的是聆聽和憐憫,是用心去聆聽他們的苦惱,不要自作聰明,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除了朋友真的開口求助。學會深度聆聽,已經能為朋友們減卻不少痛苦。

Do on demand也可以用在工作上,我不會再為客戶提供過多的提案或選擇,反而會用盡一切方法了解他們的需要,才特別設計一些提案。

Do on demand聽來像是很殘酷,可省卻不少心力時間。

Happy birthday to me

生日,選擇避靜。原因是覺得不會再有更開心的生日,在我25歳生日那年,有個女孩陪我度過,那應該是我人生中比較難忘的生日。今年發生的事也多,也想起那女生,她應該嫁了一個好男人,有個美滿家庭,或者她仍惱我,或者已經忘了我,但我很感激她給我一段美好的回憶,這回憶實在是甜美,雖然結局不是預計之內,但我仍懷念她,祝福她。十年過去,我也猜大概不會再遇見她,但回憶仍在我心。當一切已成追憶,此刻,我比誰都更老。生日其實有什麼好慶祝,有過美好回憶其實就已心滿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