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BAT

01
他嘗試令自己保持專注
在這頓晚餐中,
可是手機上的訊息、或是餐廳內的投映畫面
都吸引他的眼球﹐令他分神。
兩個人,淡然地在吃意粉
場面有點冰冷。

02
想著想著
男人終於想到一些話來,
說今早自己重裝了電腦
但是盗版acrobat 總是裝不好,
感到有點棘手

03
可是女人未能他說完
就糾正男人的說話
說: 「是A-CRO-BAT,不是 APPLE-CAT」
像是為補習學生教授英語。
男人本來想說的是
他後來幾經研究,
鍵入了一些codec,
靈活地繞過驗証系統
成功安裝了盗版acrobat 。
那份成功感令他感到雀躍,
令他以為自己是占士邦電影中的MR.Q,
又或是職業特攻隊的特務,
一種偷竊換來的快感隨之而來。

04
女人還是在問:
「點解唔用正版?好貴咩?嘥時間。」
女人總是不明白男人的僭台詞。
正如男人無法向女人解釋安裝盗版軟件的方法一樣。

05
男人於是想了想
拿起手機找了找
從社交平台中找到了一張小狗的相片
那張朋友傳來賣萌的可愛相片
他就遞給女人說
「你看這小狗,是我的朋友養的,可愛嗎?」
女人冷冷打量了相片一下
沒太大反應
這張相片早就看過了
沒有回話
只有「嗯」了一聲

06
同一刻
男人的手機bing 的一聲
他收到一則fb msg:
「巧得意呀!!!!!」
還加了幾個emoi 的訊息
一個笑容甜美的年輕女生
在訊息回答道
像是向女人宣戰。

男人見狀,有點緊張
急忙解釋:
「網友來的,不太諗熟不太諗熟」

07
女人看著男人急燥的眼神
不知為何,突然笑了。
幾年前,她曾是會回「巧得意!!!! 」的那種女生
但是現在她忠於自己
沒感覺就是沒感覺。

08
女人永遠不明白男人為何可以用同一張相和兩個女人搭訕
猶如共用一支盗版軟件中密碼,多麼可恥。

男人永遠不明白女人為何總是喜歡執著小蹅子,
像是永遠無法關掉聲效的fb msg ,實在惹人討厭。

【假日蠔情】

他就是和平常顧客有點不同

###
在深圳南山區的
五星級酒店餐廳裡
混雜著汗臭和新鮮的肉味
侍應剛從廚房捧出新鮮的生蠔,
一堆中年食客急不及待一湧而上,
爭奪著十多隻生蠔,
把蠔堆得像一座髑髏的小丘
回到座位後俯首大吸小啜,
在公眾地方上展示一種
充滿貪婪的猥褻神情
像是理真氣壯地,
要急急鯨吞幾隻生蠔
這相傳的另類春藥
然後匆匆上房完成周日的快事。

###
他卻不一樣,
他品嚐生蠔的神情像是一種對大自然的祟敬
不跟隨著用檸檬汁潵向生蠔,
而是先呷一小杯香檳佐膳,
配兩片番茄、洋蔥和一塊青椒
笑著這是他的家鄉食法
他的家鄉在哪兒
他沒有說清楚,只是說在遙遠的美國,
受公司委派才來到這亞洲
周末有點寂寞,才到這裡

###
客人都會喜歡吹噓
說自己是富二代官二少,
家中有半邊王國,
畢業在外國名牌大學等等
但誰又會理會呢
單看吃蠔的食相,
十之八九猥啜而狂吞
女人根本不在意
那些鬧著笑的說話

###
有時單看男人的食相
就可猜想這個男人用兩片鮮唇
細嚐她深處的鹹澀
用舌尖擷探海潮洞湧的樣子
快感與痛楚,有如分娩一樣
同是來自一源。

身體和身體接觸
他如一頭野獸,
在另一個軀體中孕育著快樂。
Moment to Moment
泥足深陷
一池浮沙陣

###
每個人都有一張慾望的地圖
擁有邊界、區域和限制
有些人從沒想過擴充邊界
但貪婪卻是唯一出走的理由

像是他
出生在海邊的男人,
步出房間,走過了深圳河,
又再次向世界展示另一張臉
像是要歌頌海潮的偉大
用最深邃的眼神
暗示著一種深沉的底蘊。

【麵包先生】

他說如果每個人都有一種鑑賞的能力,
那他會自稱為麵包品嚐專家。

自從他的家對面開了一間麵包店,
他就習慣每天下午5時跑進去搶購
限時的平價麵包。

年青的他沒有多零錢,
一日三餐幾乎都是捱麵包過活。
無論是材料比例、烘培的温度、
還有麵包硬度、外型上的特點。
他都能娓娓道來,如數家珍。
憑味覺,他的品嚐技巧
和品酒師一樣專業。

偶然他會感覺到麵包師傅的心情,
星期三的賽馬日後的鼓譟;
星期六前的假日歡愉;
他都能輕易說出,
彷彿他就是那個麵包師傅。

有一年聖誕前夕
麵包店老闆把十幾個麵包送給了他
令他雀躍不已,樂個半天。
放恣飽餐一頓之後,
把餘下的麵包帶回學校
和同學們分享。

同學們不太欣賞麵包,
他們的早餐都是在餐室內完成,
那對他來說是遙不可及的消費,
他連說出口的勇氣也沒有。
就此,
靜靜地把麵包收起來。

##02

幾年後,
麵包店倒閉了,而他也搬離這區。
他沒有再吃麵包做早餐。
每天走到不同的館子吃著不同特色的早餐
熱辣辣的廣式點心、特色日式飯團、
英式的歐陸早餐、豐富的美式快餐。
他都喜歡品嚐。
唯獨就是不吃麵包。

他學會這樣和朋友吹噓說:

「你知道嗎?我剛上完公司的培訓課,
那是每小時幾千美金的課,坐在我對面的
正是XX 大公司的老闆。」

「我買了幾套米爾頓服裝,那是上次公司管理層
都愛穿著的牌子,我也不算豪買
隨便買了一件價值美金2000元的西裝」

「你有去過玩wave board嗎,我昨天就和合伙人
一同去玩,每小時連教練費要美金300元,
但我花得起」

他故意在說話中透露價錢
還有遇見的大人物和品牌
那不是絃富,
而是他覺得如果沒有提及價錢,
旁人就不會留意他的說話,
也根本無法想像,他所遇見的事有多美好。

###03

過了十年,
他已經習慣不看餐牌價錢就點餐。
對於早餐,他已經失去興趣,
有時索性不吃。

他習慣每天五時起來
來到同一間餐館中,
喝一口清茶
然後和年青的經理閒聊

經理說:

「你知道嗎?我上次去過粉嶺的哥爾夫球場吃早餐
那裡的沙律菜多麼新鮮,你知我遇見到誰?.
是XX 集團的總裁」

他笑了點頭附和,
沒有再談下去的意欲。
經理的說話似曾相識,
他好像每天也在聽這種言談。
有時他會笑而不語,
有時他會他卻悶出了來。
就連聆聽,他也感到有點討厭。

他究竟在吃什麼呢?他也失去知覺。
隨便拿著餐桌上的雞尾餐包
嚼了一口,閉目細味
怎麼麵包沒有味道
他只感到是四周的壓力,
虛偽和苦澀。

人們說味覺會隨年紀退化
麵包品嚐專家也漸漸失去靈敏的味蕾。
在不自覺之間,
剩下空洞的身軀
在餐室中感覺有點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