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衣

總結夏天,穿得最多的是黑色汗衣,簡約而沉重,它是近乎我的標準制服。

從前的一些前輩告誡,幹我這一行,形象是最重要的履歷表,客戶未聽你的文案,先從頭打量你的外表,穿得如何戴上什麼手錶,彷彿就是你的能力展示。你的衣著如何,你的創造力也必如何。或是 電影 下黃葯師向村民推銷洪七作刺客時說:
「你願意給錢一個沒有鞋穿的刺客嗎?」那般嚴正。

我不是刺客,也不擅長時尚品味,從小就不修篇幅。黑色看似是唯一的選擇,它深藏不露,配搭容易,簡單素色隱約蘊含著一點點超逸,像是在喧鬧聒噪的環境的一道清泉。在這個追求新意但膚淺的年代,穿一襲黑衣,看上像是apple 店的員工,配以嬝嬝的沉思,英美即食的powerpoint,有點即興的順口溜,文案即是只有虛空也能賣個滿堂紅。

可我穿黑衣卻有更深的原因,自我離職政治研究,走回創意工業行業,我像是個被解放的黑奴,感受到一陣自由的氣氛。去過了六四集㑹、走在七一遊行路上,到過政府總部,也為國民教育靜坐,都是身穿黑衣。我不是忽然投入社運的,從來我就討厭盲目的信從,追求思想的自由,但政治研究工作的氛圍蹦得我無法呼吸,工作間實有太多忌諱話題,無法討論。當我「自由」之後,從前忌諱說的政事,今天卻積極地談,我在消耗多年來的限額,補償過去路見不平,但未盡全力去表態的過錯。自由如空氣,人是沒法感受到它是什麼,除非你到過深海,呼吸一口昂貴的空氣,才能感到它的可貴;正如你未經過失去言論自由,你卻不知能痛快批陳時弊,是需要如斯勇氣。

我不愛黑色,但卻有意無意間穿上黑衣,一身素色打扮,上班下班也如出席奔喪的人。這天遇見客戶,恰巧也穿黑衣,相方互相打量,在靜觀其變,她細聲問: 「你今晚也到集會嗎?」我倆似是在談反清復明的國家大事。然而,我明知你渴求認同,但內心卻不想搭訕下去,只好輕鬆笑了一下說: 「不,我只是不會時尚,黑色最易配搭。」,我看著你的神情有點沒趣,像是一個沒有被認同的小孩子,停頓了一下,攤一攤了手,又找了另一個話題補充,草草閒談幾句無關痛癢的事。很多人就是怕談政治,但卻珍惜自由。

朋友,穿黑衣的人很多,原因也多,如你要到集會,今晚準時到政總的一大灘黑色人潮就是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